香河新闻网,香河信息港,香河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河在线 >

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

时间:2018-04-26 02:4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的网站
得益于李云峰兄长的引见,与刘纪昌初次相识于一个茶社:一头黑发傲然后背,知识分子的清高纤毫毕现;身材魁梧,脸盘方正,色泽略黑,剑眉朗目,鼻直口阔,一副咄

    

    得益于李云峰兄长的引见,与刘纪昌初次相识于一个茶社:一头黑发傲然后背 ,知识分子的清高纤毫毕现;身材魁梧,脸盘方正,色泽略黑,剑眉朗目 ,鼻直口阔 ,一副咄咄逼人的学者风范。《河东文学》主编云峰、著名诗人李需、《黄河晨报》主任建群、电视台同年田磊等一群文友围桌而坐 ,或品茶或诵读,其**融融。座中唯刘纪昌声音洪亮 ,谈锋甚。****抢尽话题,占据风头。面对这种居高临下,我脖子仰得酸了,对此人就有了一种“距离排斥感” 。
    得益于王振川兄长的热心 ,与刘纪昌二次相逢在李立欣家里,没想到,这家伙竟然对我熟视无睹 ,既不握手寒暄,也不点头示意,装作一副从未相识的样子 。回家途中,心中愤然:这个刘纪昌!
    第三次,为了给芮城县**日将军侯为立碑,刘纪昌纠集上云峰兄 ,顺便把我捎带上,并电话通知我在单位门口等他们。由于天热,我便站在了路旁的树荫后面等待 。****,他们到了却寻不见我,只好打电话 ,等我上了车老刘就埋怨,说我藏在树荫里面,谁能看见 ?并讲了一个笑话揶揄我。通过一番口舌之争,由于刘兄的宽厚谦让,我占了便宜,心情大好,便逐渐熟络  。
    无巧不成书 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和云峰兄相聚,座驾爆胎,在一个桥口补胎的地方,云峰兄说刘纪昌家就在附近,问我去也不去,我很犹豫 ,经不住云峰兄的鼓动,****还是去了刘府。没想到,进了刘府 ,纪昌兄热情有加,简直有一种倒履相迎的架势 ,又是拿出了压箱底的好茶,又是捧出了当“名誉村长”给别人讲课时农人们赠送的上等水果 。走进书房 ,陈设讲究 ,布局雅致 ,一股书香之气扑面而来 。云峰兄抻纸,纪昌兄挥毫,我负责旁边叫好!那种笔尖上的舞蹈让人痴迷 、宣纸上的芭蕾让人沉醉,起承转合,浑然天成 ,**屏魉,灵动洒脱,不能不让我深深折服。至此方知 ,运城大街小巷里的饭店、茶社 ,早已到**挂满了刘纪昌的墨宝。
    此后,每到东街办事,就理直气壮地给刘纪昌致电:“喂,刘兄吗,中午没饭吃 ,能不能安排一碗面 ?”每当此时 ,总能听到热情洋溢的声音 。虽然是小店 ,虽然只有两笼**子、一盘凉拼、一碗饺子,我们却能吃出**千气象来 ,加之刘兄的**才多学,佐之以风趣轶事,吃着**子、就着“赵树理”下菜,倒也不失为一件**事。
    随后,也听到其他文友介绍,说刘纪昌的某某作品那一年若不是因为“某某原因”差一点就稳稳地拿个“赵树理”文学**;说刘纪昌的“豇豆的滋味”一文如何地被文学界叫好,已被评选为中学生教课题材,而且已和莫言等当代名流跻身一**;又说刘纪昌的“收麦”系列****,如何地红遍河东、叫响山西……听着文友如此云云,我不由得呼吸紧促起来,以前仅有的一点“高傲冷”全都抛到了云霄之外,被刘老哥的才华从气势上震了个心理上的“完全瘫痪” 。人家有才呀,不仅长得好、说得好、写得好,就连随意挥洒的东西也都达到了波澜不惊的上乘境界呀。
    不知道总共吃了刘兄几笼**子、几碗饺子 ,反正是每次都有求必应,来了必请,请了必吃 ,占了便宜 ,打着饱嗝儿 ,才知道老刘真是一位厚道可亲的老兄 。
    说到这里 ,读者也许不耐烦了,应进入正题,谈谈兰花了。
    说到兰花 ,还有一个人不能不说 ,那就是芮城县文联主席郭昊英。前段时间,郭主席来运城,我请喝茶,并邀纪昌兄陪同 。纪昌兄问我还带什么东西吗,我说就带一张嘴即可。没想到,他开车即到 ,来了落座 ,却带来了几张他的兰花作品。据他说,应该是神品,在郭主席来临之前,先铺到地板上让我一睹为快,并让我拍上几幅影像放到朋友圈内以供鉴赏。看到纪昌兄所画的兰花 ,准确说是“兰草”,我不由得瞠目结舌,吃惊不。何业睦闲,除了生孩子,还有你不会的吗?
    兰花 ,素有“香草美人”之谓、谦谦君子之称。一株兰花开放在中国文化的顶端 ,竟惊艳了时光2000多年了,至今依然盛开不败 ,体现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学特征 。兰花 ,以其清香幽雅和与生俱来的质朴高洁的品格以及坚韧刚毅的气质,**得了世人的青睐 ,不仅历代的丹青妙手甘心为之泼墨挥毫,文人墨**们也争相为其吟咏。细品纪昌兄所画的兰草:外形简洁素雅,叶形细长柔软,高洁优美跃然笔端,素淡雅致立意纸上,让不懂兰花的我也不由得击节叫好。就在我眼光四射时,昊英兄刚好进得门来 ,背负两手,以行家的眼光挑剔点评,指出几**遗憾来,听得老刘赶忙把作品收起拿走 ,一脸不让凡品落人间的坚定。
    此后,刘兄发愤图强,把书**搁置一边 ,开始专攻兰花。数月下来,便攻陷“城池”无数 。据说 ,他的兰花已经开始登堂入室,不是挂到了领导办公室的墙上 ,就是高悬于老板的店面 ,或雅人的**厅……这不得不让我再一次感到惊奇:认识时间不长的刘兄,初次画作本来是赠给我的,只因郭兄谈到不足而被强行拿走;后来 ,又答应赠给我的成熟作品 ,却被旁人半道劫走,在“只闻其幽香,不见其芳姿”的遗憾、埋怨中,甚感纪昌兄的兰花作品正待寸寸生长、含**怒放、渐入佳境!
    兰花兼有“梅花之骨、荷花之韵、菊花之奇、水仙之雅” ,其**恪内敛 ,朴实坚韧,**国诗人屈原就以“秋兰兮清清 ,绿叶兮紫茎 ,满堂兮美人”这样的诗句来咏兰花 。古往今来,多少贤达之人也常以幽兰孤芳自赏的风格来高标自况,可见,那高洁典雅、神韵兼备的兰花正是一种高尚人格的象征 。
    养花如同做人 ,作画更甚于做人!纪昌兄在黄河岸畔的小山村长大,沐西侯渡古乡村纯朴之遗风,浴风陵古镇劳动人民之灵气,恰如条山山谷里的一株兰草 ,生于深山之中,长于乱石之间,只要条件允可,便能天然生长,幽谷之间,与草芥为伍,练就了不与桃李争艳的**格 ,形成了不因霜雪而变色的**情,既不随波逐流,又能泰然入世 ,纯净自我 ,卓然风骨 。他出深山而不忘山川、入城市而不恋城市,正像有人形容兰花“富不忘根本 ,穷不忘本源”一样 ,纪昌兄这株条山之兰草,带着大山的淳朴走进大河之东、带着深山之中的生活习惯来到大运之城 ,该写字就写字,该画画就画画,不管他是“作家中的书**家 ,还是书**家中的作家 ,抑或是书**家 、作家中的画家”,刘纪昌就是刘纪昌 ,天然本真、才情涌动地沿着自己的刘氏本色从容生活!
    这****都让我闻到了河东的兰花之香、看到了河东的香草风骨,刘纪昌正饱蘸“黄河之汁” 、吸足条山之灵 ,以天地为笺 ,挥毫书写着“一株兰草香河东”的人间画卷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